全国服务热线  全国服务热线:  400-0453-088    
登录 | 注册  

行者无“疆”(二)‘秋天的童话喀纳斯’

惊滟涟漪
评论次数:0 0 浏览次数:2934 发布时间:2019/03/27

在天山的脚下遥远的村庄有一位美丽姑娘

她温柔又善良,像一朵花儿开到了我的心上

我愿变成那丝线,绣在她的绸裙上

随她旋转随她去梦中天堂

天山山脉将新疆分为南北两大部分,称天山以北为北疆。包括乌鲁木齐、克拉玛依、阿勒泰地区、塔城地区、昌吉、石河子、北屯、可克达拉、伊犁、博尔塔拉等地区。

篇幅所限,本文介绍阿勒泰地区(喀纳斯与禾木村)、克拉玛依(乌尔禾魔鬼城)、博尔塔拉州的赛里木湖。

9.3日乌鲁木齐-布尔津(跟团游开始)

早上6:00,两辆大巴94个人,从黄鹤楼宾馆整装待发,没有人迟到,在一个平均年龄50岁的团里,大家的时间观念都很强,迟到的总是年轻人。

2017年的线路里第一天游火烧山,现在已经没有了。其实火烧山是坐在车里远观的,丘陵区在阳光下通体泛红,熠熠生辉,十分壮观。

中午在一个只有2000人的小镇用过午餐,继续赶路。

下午远远望见了传说中中国唯一流入北冰洋的河——额尔齐斯河,车子停靠休息期间,我想跑到河边的触一触河水的温度,可惜距离岸边有一些距离,导游安慰道:五彩滩也属于额尔齐斯的支流,大家才纷纷上车。

行车途中拍摄:

五彩滩:

五彩滩又称五彩河岸,位于额尔齐斯河流域,由于长期受风蚀水蚀以及淋溶等自然作用的影响而形成的,属于典型的雅丹地貌。

五彩滩景区布尔津县城以北约24公里处,是前往哈巴河县与喀纳斯的必经之路。它毗邻碧波荡漾的额尔齐斯河,与对岸葱郁青翠的河谷风光遥相辉映,可谓“一河隔两岸,自有两重天”。激猛的河流冲击以及狂风侵蚀,形成了北岸的悬崖式雅丹地貌,河岸岩层抗风化能力强弱不一,轮廓便会参差不齐,而岩石含有矿物质的不同,又幻化出种种异彩,因此得名“五彩滩”。而南岸却是绿树葳蕤,连绵成林,远处逶迤的山峦与戈壁风光尽收眼底。

到达五彩滩已是傍晚时分,游客却特别多,整个广场上都是人。不知道为什么在东京有再多的人,也不会觉得闹,大家都很安静,以不给别人找麻烦为准则。而在大陆,总有一种你方唱罢我登场闹哄哄的烦躁感,想照一张没有人的相片实在是太困难了,难于上青天。

而此刻五彩滩的静谧,和岸上喧闹的游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像一幅精美的水墨画刺绣平铺在天地间,画图水墨惊初见,却似扁舟过赤沙。

布尔津与阿勒泰:

天已大黑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0:00,到了布尔津酒店放下行李后大家都已经饥肠辘辘,纷纷出门觅食,布尔津最出名的冷水鱼(水温高于20摄氏度不能存活),肉质鲜嫩,虽然60RMB/条有点小贵,很值得一尝。

“布尔津”,蒙古语。在蒙古语,把三岁公骆驼称为“布尔”,“津”则为放牧者之意。当地哈萨克语还称此地为“奎干”(为汇合处之意),因布尔津河在这里汇入额尔齐斯河。

布尔津在西汉时期是西匈奴的游牧地。三国时属鲜卑,隋唐时期属突厥。宋朝后,布尔津一带归铁木真统有,是成吉思汗三子窝阔台的封地。清朝在平定准噶尔部后,布尔津一带属乌里雅苏台定边左副将军节制下的科布多参赞大臣管辖,同时这里也是阿尔泰乌梁海左翼属下的游牧地。

布尔津县隶属阿勒泰,“阿勒泰”来源于阿尔泰山。阿尔泰山,史书称之为“金微山”、“金山”。阿尔泰在突厥语和蒙古语里都是“金子”的意思,因此山蕴藏出产丰富的黄金。阿勒泰地区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北部,阿尔泰山脉西南麓,准噶尔盆地北沿,其北部和东北部与哈萨克斯坦、俄罗斯、蒙古国接壤,是中国西部两个与俄罗斯交界的县之一(另一个是哈巴河县)。

9.4日神的自留地——禾木村

禾木是图瓦语,原意“肥油”。相传在很久以前,有一位老猎人从别处来这里打猎,打着了一只大哈熊,剥熊皮时发现哈熊后背上的肥油足有四、五指厚,围观的人都惊叫道“禾木“!“禾木”!于是,禾木的地名就这样产生了。

禾木乡是大草原的最高行政机构,是中国西部最北端的乡。由保持着最完整民族传统的图瓦人集中生活居住在这里--禾木村,是著名的图瓦人村庄之一,也是仅存的3个图瓦人村落(禾木村、喀纳斯村和白哈巴村)中最远和最大的村庄,总面积3040平方公里,全乡现有1800余人,其中蒙古族图瓦人有1400多人,以蒙古族图瓦人和哈萨克族为主,他们以打猎与游牧为生,有着非常独特的风俗风情。村子房屋时由清一色的木头房子、木头栅栏、木头棚圈组成。值得一提的是,禾木村也是中国保留最完整、历史最悠久的图瓦人部落,是“中国最美六大古镇古村”之一。

说中国在哪里我真正意义上住了一次木屋,那一定是在禾木村。记得16年清明我在黄山白云宾馆1680RMB/晚的“木屋”,就是把屋内的墙和房梁包成了木质的,实在是坑人。

从布尔津到禾木村车行2小时一路盘山而行,进了禾木村景区换乘景区大巴再车行1小时,下车后还要换车乘景区内公交车,所以每个人都把不必要的物品留在了我们新换的大巴车上,这场景好像《爸爸去哪儿2》武隆天坑那一站,大家纷纷把生活必须品放到骡子身上,只有吴镇宇执念拎着所有行李一样,我和胡公子拎了一个皮箱,事实证明拎一个皮箱是很有必要的,第二天早晨看日出不是一般的冷,大部分人选择了放弃,我和胡公子每人穿了两件外套爬到了山顶,感觉自己穿得像个金刚。

驶入禾木村腹地的一小时车程中,景区大巴在茫茫旷野上缓缓行驶,进入景区的时候还没感觉,第二天一大早离开的时候,满山遍野的牛羊在山涧闲庭信步,清晨温煦的阳光洒满山坡,心头阵阵暖意油然而生,驱走丝丝寒疾。

禾木村是一个呈圆环状的村落,木屋沿环状公路,错落有致,村内有邮局,我们住在公交车的最后一站,吃过午饭大家纷纷步行半小时至瞭望台俯瞰整个村落。(当然也可以自费骑马到瞭望台或者骑马去美丽峰,150-200/人,往返1.5-2小时)

禾木村的木屋很有特色:是由村民将木头两端挖槽后,相互嵌扣,一根根向上垒建而成,屋顶普遍采用人字形坡屋顶。每家的门一律朝东开,盖新屋上梁的时候要扯白布子,当地人说是祈福的意思。他们用松木搭建出的一幢幢屋舍之中,每一根木头缝隙的连接处都要用一种叫“努克”的草填满在木头缝里,这种草吸水后膨胀将缝隙填满,墙壁就会变得密不透风,这样就能遮挡风寒。据说他们不砍活树。

禾木河:

禾木河自东北向西南流淌,原始落村与大草原和谐自然的融为一体。进入禾木河区域,沿途几乎不见牛羊踪迹。8月天也是村民打草的季节,只有在已打过草的草地上,才可偶然看到少许牛羊。禾木河的草长得太野了。在夏季,如果降雨比较平均,草的高度可以超过两米。骑在马上远远望去,只能看到人的脑袋在草上晃动。满山遍野除了长树的地方,其它的一切都被草厚厚地盖住了,就像冬日厚厚的积雪一样。不过,一个绿一个白;一个充满生机、一个表述休眠。

禾木河的草多,是禾木人能够一年四季生活在大山深处的主因。与秋天下山的牧人不同,禾木人从每年7月中旬就开始了打草的活计;山下的牧人打草用10天左右,禾木人要打两个月,直到草枯了雪落下来了才停止。

冬季,禾木的雪有两米深。禾木人家里养的牛羊无法到野外采食,只好吃主人在夏季储备的干草。打的草太多来不及运回家,只好在原地堆成一个又一个沃陶。

沃陶在蒙语里就是草堆的意思。沃陶外面用木头围起来并挖上水沟,防止牲畜跳进去。牲畜跳不进去,遇到大雪灾时,马鹿倒是跳进去不少。每个沃陶大约堆30方草,也就是两吨左右,每家视自己家牲畜的多少拥有不一样多的沃陶,最多的人家有三四十个沃陶。这么多的沃陶,是当地人一扇镰一扇镰打出来的。

到了冬季,牛羊不能去野外采食时就靠人用马爬犁一爬犁一爬犁把草运回家里喂养。羊的刨食能力差,舍饲的时间长达七个月,因此当地人喂养的大牲畜牛马较多而羊较少。一般来说,禾木河的村民都有两个住处,一个是夏季,一个是冬季。但没有毡房,都是原木建起的尖顶木屋。这些木屋也是跟白俄罗斯人学的。

跨过禾木桥,河对岸是一大片的白桦林,夕阳下是最充满诗意的,仿佛尘世的一切都被抛诸脑后,只剩下自己。到河边,对岸便没有村庄,纯是自然的领地了,一座小小的木桥横在河上,感觉过了河,那边的世界便再与现实世界无关了。

村子在群山的环抱之中,山并不很高,但是上面有着成片成片如画般的白桦林,不知道应该怎样描述它,任何语言的描述都是徒劳的,自然永远超出我们可以形容的范围。村子里的房子都是用原木盖的,院子的栏杆,房子的屋顶还有窗框上都用了鲜艳的色彩,十分赏心悦目,当阳光撒在上面的时候就觉得那么生气勃勃,靠近禾木河的房子大多是老房子,鲜艳的颜色在这里换成了岁月的沧桑,屋子很低,而屋顶上也因为鸟儿撒下的种子而长出青草,很奇异的感觉,一路上草还是绿的,悠闲的马儿牛儿就在那里吃着草。

在群山环抱的开阔地上,禾木村静静地躺着,图瓦人的尖顶小木屋、牲口围栏随意地散落在村子的各个角落。小河在绿树的掩映中从村子旁哗哗流过。淡淡的水汽在树林上空形成一条蜿蜒的白丝带,飘荡在村庄与大山之间。太阳开始往下落,村子里面也渐渐有了炊烟,爬上山头,俯瞰着禾木,落日余晖很美,一切都在祥和宁静之中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没有匆忙,没有喧闹,一座安静的小山村,禾木便依然是一个美丽的梦。

喀纳斯区域最美的秋色在禾木,层林尽染,绚丽多彩,是一处典型的原始自然生态风光。

禾木村坐落在重山阻隔的一个大河谷里。秋天,禾木乡无论从任何一个位置放眼所望,都是热烈而明朗的金黄色——小河、木房、炊烟、桦林及禾木桥上放牧的人们。

牧归时分,白桦树在夕阳的余辉下闪耀着金色的光芒,折射出一幅幅优美、恬静、色彩斑斓的俄罗斯油画。 禾木桥景色如诗画。

新疆的温度有个很显著的特点:有太阳死热,没有太阳死冷,中间没有保温层,它不像8月的厦门,早上8:00和晚上8:00出门都像洗过热水澡一样,由于实在是太冷了,我和胡公子早早入睡,在这么原生态的环境里,想不起用手机。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早早就到了山顶,只是40分钟的限定时间有点短,没有看到日出就得匆忙下山集合,权当是晨练了。团里的老人们没有来看日出,发来昨天晚上的星空。

清晨,太阳还没有升起,浓重的雾蔼笼罩着整个村庄,树木、房屋、围拦,都在雾色中若隐若现,白色的雾气像飘带一样缠绕在远处的山腰,偶尔惊起的乌鸦群急速掠过屋顶。此时,众人就已经开始忙碌了。村里的小路上,牧民骑着马赶着牛羊向村外走去。禾木河从村边流淌而过,在树林中转了一个弯,继续向西奔流,汇入布尔津河。白云朵朵,飘浮在山谷的上空,慢慢地,阳光穿过村子上空的淡淡水雾,慵懒地斜照下来,似乎很不情愿打扰这个还在睡梦中的美丽村庄。

9.5日秋天的童话——喀纳斯水怪

最先接触喀纳斯,是看了《爸爸去哪儿4》,黄致列父子和张伦硕父女寻找“水怪”。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牧民把十几匹马赶到喀纳斯湖边放牧。天气非常好,太阳暖洋洋地照着,牧人躺在离湖边较远的一片草地上,草香醉人,渐渐地不可抗拒的睡意把他带入了梦乡。十几匹马或香甜地嚼着青草,或跑到湖边饮水。等牧人醒来时,马群不见了。牧人的心里紧张了,他急忙奔到湖边一看,立刻惊呆了。只见湖边的水被染成一片血红色,岸边还遗留着一些杂乱的马蹄印。惊恐中,牧人没敢在湖边久留,急慌慌跑回家去了。 这类传说在湖区还很多。据说,那喀纳斯湖怪硕大无比,出没无常,一口就能吞掉一头牛犊。它时常在湖边偷袭吞食牛马。到了1931年,有一位牧民正在湖旁放牧,突然听到湖中发出“隆隆”的声响。牧民一惊,忙放眼向湖中望去,刚才还平静的湖面上骤然掀起了巨大的波浪,浪花飞腾翻滚,在阳光下闪耀着刺眼的红光。只见十几条巨大的红色鱼形怪物在水面上翻腾跳跃,搅得湖水汹涌澎湃,十分雄奇壮观。1980年,水怪的目击消息刊登在《光明日报》上,引起各界人士的关注,此后不时也有游客声称见到水怪,这水怪被称为喀纳斯水怪。2012年6月,央视《东方时空》节目播出一段“新疆喀纳斯湖再现神秘'水怪',掀巨大浪花”的视频。

“喀纳斯”是蒙古语,意为“美丽而神秘的湖”,是中国最深的冰碛堰塞湖,传说湖中巨型“水怪”常常将在湖边饮水的马匹拖入水中,给这座坐落在阿勒泰山脉的淡水湖平添了几分神秘的色彩。

相传,很久以前,成吉思汗西征,途径喀纳斯湖,见到这样一个美丽的地方,决定在这里暂住时日,休整人马。成吉思汗喝了湖水,深得特别解渴,就问手下将领这是什么水。有一位聪明的将领答道:“这是喀纳乌斯(蒙古语是可汗之水的意思)。”众将士便齐声答道:“这是可汗之水。”成吉思汗说:“那就把这个湖叫做喀纳乌斯。”于是在图瓦人的传说里,他们是成吉思汗的后代。成吉思汗驾崩之后,遗体就沉在喀纳斯湖中,图瓦人作为当年成吉思汗的亲兵,就留在喀纳斯湖中,世代守卫王陵。“湖怪”就是保卫成吉思汗亡灵不受侵犯的“湖圣”。 图瓦人说,其祖辈曾组织过两次猎捕湖怪的大行动。一次制作了一只大铁钩,以牛头为饵,牛皮为绳,将绳的另一头用20匹马拉着。等了一天,湖怪上钩了,他们便赶着马拉动,走了没多远,20匹马累得口吐白沫,他们只好将皮绳绕在几棵大树上,刚系好,绳子便断了,第一次行动失败。另一次是宰杀了十多头牛,用牛皮制成一张大网,用五只小船拖着大网绕湖而行,结果船沉网破,此次行动又以失败而告终。世界上关于水怪的传说不止喀纳斯湖。

附:英国最北端的时候有个闻名遐迩的尼斯湖,也有水怪的传说,关于水怪的最早记载可追溯到公元565年,爱尔兰传教士圣哥伦伯和他的仆人在湖中游泳,水怪突然向仆人袭来,多亏教士及时相救,仆人才游回岸上,保住性命,自此以后,十多个世纪里,有关水怪出现的消息多达一万多宗。

但当时的人们对此并不相信,认为不过是古代的传说或无稽之谈。

直到1934年4月,伦敦医生威尔逊途经尼斯湖,正好发现水怪在湖中游动。威尔逊连忙用相机拍下了水怪的照片,照片虽不十分清晰,但还是明确的显出了水怪的特征:长长的脖子和扁小的头部,看上去完全不像任何一种的水生动物,而很像早七千多万年前灭绝的巨大爬行动物蛇颈龙。蛇颈龙,是生活在一亿多年前到七千多万年前的一种巨大的水生爬行动物,也是恐龙的远亲。

它有一个细长的脖子、椭圆形的身体和长长的尾巴,嘴里长着利齿,以鱼类为食,是中生代海上的霸王。

如果尼斯湖水怪真是蛇颈龙的话,那它无疑是极为珍贵的残存下来的史前动物,这一发现也将在动物学上占有重要地位。不过水怪的传说被人们越传越离谱,就像喀纳斯水怪一样神龙见首不见尾,现在人们只当神话传说来听听就好。

喀纳斯最美的季节莫过于秋天,碧绿的湖水在满山遍野金黄的映衬下,相得益彰,景区由高山、河流、森林、湖泊、草原等奇异的自然景观、成吉思汗西征军点将台、古代岩画等历史文化遗迹组成。1994年,一位联合国官员来此考察后说:“喀纳斯是当今地球上最后一个没有被开发利用的景观资源,开发它的价值,在于重现人类过去那无比美好的栖身地。”

喀纳斯最主要的三个湾: 卧龙湾、月亮湾、神仙湾

(景区大巴车行一小时逐次经过,去程不停靠,回程逐一停靠)

卧龙湾喀纳斯湖的排水口。面积约9公顷,河湾中心是一块植物茂盛的沙洲,酷似一条静卧在水中的巨龙,卧龙湾以此得名。湖四周森林茂密,湖进水处巨石抵中流。湖的泄水口有座木桥飞架东西,站在桥上向北是如镜的卧龙湾向南是奔腾的喀纳斯河。

月亮湾:从卧龙湾沿喀纳斯河北上约1公里,你会在峡谷中看到一蓝色月牙形湖湾,那就是月亮湾。月亮湾会随喀纳斯湖水变化而变化,是镶在喀纳斯河的一颗明珠。湖内有嫦娥奔月时留下的一对光脚印。

美丽静谧的月亮湾是喀纳斯的标志景点。

神仙湾:领略了卧龙湾、月亮湾的美景,终于揭开她美丽的面纱。再继续上溯大约3公里,一处美丽的河滩又展现在人们眼前,那是个神仙出没的地方。

这里的河水将森林和草地分切成一块块似连非连的小岛,人们称之为“神仙湾”。它是喀纳斯河在山涧低缓处形成的一片沼泽浅滩,从湖面背光处看去,在阳光照射下河水流光溢彩,连树上的叶子都随风摇曳、闪闪发光,仿佛无数珍珠任情洒落,为此也被称为“珍珠滩”。这里常有云雾缭绕,山景,湖水,树叶相互映衬;绿色的白桦林,湛蓝的喀纳斯,红色的小木屋,超凡脱俗,如梦如幻,如临仙境,神仙湾由此得名。

景区大巴直接开到终点,考虑到集合容易的问题,大家先集体坐了喀纳斯游船,船行至湖中心停船拍照,待每一位游客照满意了才回程,站在船顶,置身于喀纳斯湖心,沉醉于大自然的美景中,大家似乎都忘记了水怪的存在。

变色湖位于喀纳斯湖中央。春夏时节,湖水会随着季节和天气的变化而变换颜色。从每年的四五月间开化到11月冰雪封湖,湖水在不同的季节呈现出不同的色彩。5月的湖水,冰雪消融,湖水幽暗,呈青灰色;到了6月,湖水随周山的植物泛绿,呈浅绿或碧蓝色;7月以后为洪水期,上游白湖的白色湖水大量补给,由碧绿色变成微带蓝绿的乳白色;到了8月湖水受降雨的影响,呈现出墨绿色;进入9、10月,湖水的补给明显减少,周围的植物色彩斑斓,一池翡翠色的湖水光彩夺目。

坐过游船后,体力好的我们选择登顶观云台、俯瞰整个喀纳斯湖,由于观云台的高度大概是昨天禾木村瞭望台的3倍,团里许多上了年纪的大爷大妈便放弃了登顶,一路慢悠悠回程。

当然,这里的观云台只是景区内的一个制高点,并不是友谊峰——阿勒泰山脉的主峰。 喀纳斯湖水源主要来自奎屯峰、友谊峰等山的冰川融水和喀纳斯河流域的降水,从地表或地下泻入喀纳斯湖。

“阿尔泰”在哈萨克语中意味“六个月”,阿尔泰山脉,呈西北—东南走向,斜跨中国、哈萨克斯坦、俄罗斯、蒙古国境,绵延2000余公里;中国境内的阿尔泰山属中段南坡,山体长达500余公里,海拔1000—3000米。主要山脊高度在3000米以上,北部的最高峰为友谊峰,海拔4374米。

回到大巴车上的时候,距离导游规定的时间还有10分钟,此时大部分人都没有回来,由于有一组家庭迟到了将近1个小时成了倒数第1,大家就选择性地原谅了倒数第2的家庭(就像二战人们总是选择性的原谅打不了就跑的意大利,而对纳粹德国恨之入骨,也许这个比喻不太恰当)惩罚倒数第1在群里发红包。

在这里想吐槽一下晚上的住宿,由于人数众多,第一家宾馆安排满了,我们剩下的半车人被安排到了第二家山上的宾馆,条件很好,就是距离太远,足足等了1个多小时,大概第一家宾馆的团友都进入了梦乡,我们还在车上,第二天还要比第一家宾馆的团友早起半个小时,累成了狗的胡公子有些不开心,急于睡觉不过团里的年轻人都被安排在了第二家宾馆,尊老爱幼的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在这里得以体现。

9.6日雅丹地貌——乌尔“世界”禾魔鬼城

虽然第一天途径火烧山的时候看见了雅丹地貌,比起乌尔禾魔鬼城的雅丹地貌,真的是小巫见大巫了。

“雅丹”是维吾尔语“陡壁的小丘”之意,雅丹地貌以新疆塔里木盆地罗布泊附近的雅丹地区最为典型而得名,是在干旱、大风环境下形成的一种风蚀地貌类型。

魔鬼城又称乌尔禾风城。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准噶尔盆地西北边缘的佳木河下游乌尔禾矿区,西南距克拉玛依市100公里。有一处独特的风蚀地貌,形状怪异、当地人蒙古人将此城称为“苏鲁木哈克”,维吾尔人称为“沙依坦克尔西”,意为魔鬼城。

中国三大雅丹地貌:乌尔禾、白龙堆、三垅沙,其中乌尔禾最为瑰丽,一点也不夸张。但也曾和胡公子一起去过敦煌国家雅丹地貌地质公园,只有四个标志性景点,就其规模而言,当属乌尔禾幅员辽阔,就其精美程度,个人认为不及敦煌地址公园的压轴景点的“西海舰队”。

关于魔鬼城有一段神奇的传说。传说这里原来是一座雄伟的城堡,城堡里的男人英俊健壮,城堡里的女人美丽而善良,城堡里的人们勤于劳作,过着丰衣足食的无忧生活。然而,伴随着财富的聚积,邪恶逐渐占据了人们的心灵。他们开始变得沉湎于玩乐与酒色,为了争夺财富,城里到处充斥着尔虞我诈与流血打斗,每个人的面孔都变得狰狞恐怖。天神为了唤起人们的良知,化作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来到城堡。天神告诉人们,是邪恶使他从一个富人变成乞丐,然而乞丐的话并没有奏效,反而遭到了城堡里的人们的辱骂和嘲讽。天神一怒之下把这里变成了废墟,城堡里所有的人都被压在废墟之下。每到夜晚,亡魂便在城堡内哀鸣,希望天神能听到他们忏悔的声音。

乌尔禾风城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远观之,你会赞叹它的壮观、雄伟、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深入到风城之中,你会感觉它非凡的恐怖。四周被众多奇形怪状的土丘所包围,高的有四层楼般高,土丘侧壁陡立,从侧壁断面上可以清楚地看出沉积的原理,脚下全都是干裂的黄土,黄土上面寸草不生,四周一片死寂,如果只身一人来这里,你需要用手使劲的掐自己的脸,否则便不会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即使不刮大风的夜里,也会让人因为害怕而颤栗。

山丘被风吹成了各式各样的“建筑物”,有的像杭州钱塘江畔的六和塔,有的像北京的天坛,有的像埃及的金字塔,有的像 柬埔寨的吴哥窟,有的像雄鹰展翅。由于这里景致独特,许多电影都把魔鬼城当作了外景地,比如奥斯卡大奖影片《卧虎藏龙》,《淘金王》、《苏武牧羊》、《无人区》等数十部影视作品的外景在此拍摄,所以后期一些人造的景点居多。景区提供小火车,四五个停靠点,流动式讲解。

电视剧看起来很浪漫、唯美,但你可以试想一下大中午顶着烈日,置身于一片黄土堆中,如果再缺乏一些想象力,是多么枯燥无味,所以许多人再后来的停靠点都没有下车,匆匆回到大巴车上乘凉,只有我和胡公子,在最后一个停靠点:恐龙谷。下车拍照后走了10分钟回到了起点。

传说雅丹地貌是风造就的另一个世界,此次雅丹地貌之旅体会最深刻的“热不透风”,都说要感受魔鬼城一定要在下午,太阳的余晖将土丘的影子拉的越来越长,恐怖感倍增,我想魔鬼不会选择住在这里,否则它们会被热死。

克拉玛依:

早晨从布尔津出发,团里的大爷放了一首《克拉玛依之歌》:

当年我赶着马群寻找草地

到这里勒住马我了望过你

茫茫的戈壁像无边的火海

我赶紧转过脸

向别处走去

歌词将思绪拉回了那个年代,前方公路上应景的出现了成群的牛羊。

克拉玛依,维吾尔语意为“黑油”。 克拉玛依是以石油命名的城市,市名源于市区东北角一群天然沥青丘——黑油山。克拉玛依是新中国成立后勘探开发的第一个大油田,是世界石油石化产业的聚集区,油气资源储量占全世界的近80%。严格意义上来说,乌尔禾魔鬼城隶属克拉玛依地区。

魔鬼城出来,大概两个小时车程,我们晚上赶到了克拉玛依市,这个油田之城,比想象中的繁华,只是马路有些空旷,在新疆,胡公子滴滴打车应答是在200公里以外。

我的一个闺蜜香港硕士毕业以后,没有选择立刻返回大陆找工作,放弃了大陆优渥的薪资,毅然决然留在了HK,她说即使给她再多的钱,也买不到维港的夜景、买不到24小时交通便捷的环境。她讲述了一个10年前卖掉北京房子手持500万返乡,10年后情愿贷款500万也要重回北京的年轻人的故事,千万不要为了贪恋安逸和温暖就告老还乡了。待在一个大城市,它给你多样化的价值观,它告诉你人生不是只有一种活法。

感触最深的,便是那篇不知名作者的评论:

只有见过一切,你才有资格选择。

如果你二十多岁的时候,去过最美的地方,看过最美的风景,看到过这个世界是如此的壮丽而辽阔,看到过这个世界上的人是如此不同。

你心里会明白,你见过这个世界上的好,你见过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在过着你想要的生活,你知道你值得一切更好的东西,所以你会更加笃定,更加心无旁骛地努力。

9.7日大西洋的最后一滴眼泪——赛里木湖

在天山的脚下遥远的村庄有一位美丽姑娘

她热情又大方,像一朵花儿开到了我的心上

美丽姑娘唱着歌,歌声飘进我毡房

像那清澈的泉水温柔流淌

当月亮爬上山,她带着美酒来到了我的身旁

她多情的眼睛,美得就好像赛里木湖的月光

电视剧《康熙王朝》大阿哥胤褆乔迁之礼,对喀尔喀公主宝日龙梅一见钟情,说是不是蒙古歌里唱的那位草原月光,宝日龙梅说“大阿哥,喀尔喀草原已经不会再有太阳,也不会再有月光了”,这里的月光和赛里木湖的月光一样,都泛指年轻美貌的姑娘,而我当初,竟然真的是想来新疆看赛里木湖的月光!

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这里并没有湖泊,而是一片水草丰茂鲜花盛开的草原。就在这肥美的草原上,有一位勤劳善良美丽动人的哈萨克族牧羊姑娘,名字叫切旦。切旦和英俊彪悍的哈萨克牧马青年斯得克朝夕相处,互敬互助,在共同的劳动中建立起了真挚纯洁的爱情。

有一天,一个外出游猎的魔王来到这里,看上了这片草原,也看上了年轻美丽的切旦,他想把草原和切旦占为己有。这对青年恋人为了逃出魔掌,便骑马向深山奔去。魔王派他的手下紧追不放。忽然,年轻的斯得克不幸中箭落马身亡,切旦抱着斯得克悲哭不已。

这时,魔王的手下们包围了她,她毫不畏惧,两眼闪着仇恨的怒火,拼命掀起一块硕大的石头欲砸向魔王的手下。可是她刚刚掀起那石头,她就被抓住拖在了马背上,她大声呼喊。这喊声惊天动地,在草原上回荡往复。

突然,就在她掀起石头的那块地方,喷出一股冲天的水柱,那水柱很快汇成了滚滚奔腾的洪流,迅速淹没了惊慌逃逸的魔王和他的手下们。辽阔的草原从此变成了浩荡的大湖—赛里木湖。

赛里木湖古称“净海”,蒙古语意为“山脊梁上的湖”,位于丝绸之路的北道,是新疆海拔最高、面积最大、风光秀丽的高山冷水湖泊,又是大西洋暖湿气流最后眷顾的地方,因此有“大西洋最后一滴眼泪”的说法。2018年4月13日,入围“神奇西北100景”。

我们去那年景区尚未开发成熟,只在一段拦了起来收费70,但其实有很多地方可以免费近距离触摸赛里木湖,下午3:00左右,大巴车沿途停靠两次拍照留念。

如果你想和在青海湖或者纳木错旁边美美地照两张像一样那就大错特错了,赛里木湖的风很大,一下车帽子、头发都恨不得给你吹飞,真的是“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

赛里木的浪花,也像西北的汉子一样豪爽,风急江天过雁哀,浊浪排空,完全没有南方海滩浪花一朵朵的温婉。

似乎北方的湖都像粗犷的汉子,纳木错、青海湖,从来只听说泛舟太湖的,却从来没有听说泛舟赛里木湖的,据说赛里木湖湖心有磁场,会沉船,甚至连飞机飞过也有失事的,所以赛里木湖上面没有船,是不是顿时听起来和百慕大三角一样神秘莫测。

人们把这种未解之谜又归因为水怪,2007年6月17日早晨9点45分钟左右,正当新疆首届环赛里木湖自行车赛第三赛段发车前夕,在博乐市赛里木湖度假村前的湖面上,大约离岸100米处,突然一个庞大的东西在水中游动,长约10米左右,这一情景被许多人观看到。

当时记者也在场,见此情景,立即拿出相机来,拍了下来,只可惜相机的镜头是24-105毫米的,感觉不够清晰,当即决定换镜头。然而,还没有来得及换上时,游动的不明水生物就消失在水下了。通过画面上看,这个不明水生物掀起的浪花呈白色的,水波纹较长,大约游动了50多米远。据喀纳斯湖的考察者记述:我们估计,喀纳斯湖的大红鱼一般长3~5米,最大的可达10多米。这种大红鱼在整个喀纳斯湖可能有数百条。但“湖怪”究竟为何物,至今仍是个不解之谜。

专家猜测是大红鱼是在淡水中生活的凶猛的冷水性名贵鱼种,它以鱼类为食,成年时体重可达70公斤,体型很大,因其身体在一定条件下呈现红色而得名。但据说上个世纪70年代以前,湖里没有任何鱼类,是生命的禁区。此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五师进行养鱼试验以后引进了十几个品种的冷水鱼,由于赛里木湖水温太低,鱼引进后不能繁殖。直到1998年从俄罗斯引进高白鲑、凹目白鲑等冷水鱼养殖,2000年首次捕捞成品鱼,才有鱼得以生存。经过十年的发展,已成为新疆重要的冷水鱼生产基地。

附:关于水怪的历史文献:

《西域水道记》:书中写道,湖中有一只大角而多须的青羊,能兴风作浪。林则徐在《荷戈纪程》中也曾经提到过,他写到,赛里木湖四面环山,诸山水汇巨泽,俗称“海子”。考前有记载,所谓赛里木诺尔是也。东西宽约十里,南北倍之,波浪涌激,似洪泽湖,向无舟楫,亦无鱼鲔之利。土人言,中有神物如青羊,见则雨雹。水不可饮,饮将手足疲软,意雪水性寒故尔。

清代诗人萧雄在《赛喇木泊》中写到,赛里木湖海深不可测,无鱼虾,惟夜间时闻博激吟吼声,非神物必怪物也。清代椿园氏在《西域闻见录》中也写道:惠远城(即今伊犁州霍城县惠远镇)东北四百里有川,名博罗塔拉(今博尔塔拉)驻防察哈尔携眷兵一千游牧其地,总管副部管领之,其北为哈布他海之山,温泉焉,浴之已寒湿之疾。其南有巨泽曰赛里木淖儿(今赛里木湖)其神青羊,大角而多须,见则雨雹。

清代方士淦在《东归日记》中写到,海子周围数百里,四山环绕,众水所归,天光山色,高下相映,澄鲜可爱。中有海岛,内有海眼,通大海,有海马,人常见之。古人文章中提到的“青羊”、“海马”,都是所指的“水怪”。

车子第一个停靠点可以近距离触摸赛里木的浪花,站在第二个停靠点的木质栈道上远眺赛里木,依然可以感受到它雄壮的力量,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

赛里木湖湖滨水草丰富,为优良牧场。每年冬季,这里雪涌水凝,略呈椭圆形的湖面镶在冰山雪原之中,宛若洁白松软的丝绵上搁置着一块碧绿的翡翠。到了夏季,湖畔林茂涧清,草茂花繁,辽阔的草原上,幕帐点点,炊烟袅袅,牛羊成群,牧马奔驰,构成了一幅动人的牧场风景画。

赛里木湖距离伊犁州霍城县仅100公里,但位于新疆博尔塔拉州博乐市境内。

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简称“博州”,“博尔塔拉”系蒙古语,意为“银色的草原”。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西北边缘,东部与塔城地区相连,南部与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相毗邻,北部与哈萨克斯坦接壤,边界长达380千米,有“中国西部第一门户”之称。

西汉初,博尔塔拉相继为月氏、匈奴、乌孙等的游牧地。

西魏至隋,为西突厥占据。

唐代,博尔塔拉以"双河"的名字出现于史册。

元明时期博尔塔拉为蒙古族游牧地。成吉思汗曾把博尔塔拉在内的额敏河流域封为其三子窝阔台的领地。《元史·列传》亦第一次把这里称为"博落脱儿"。"博尔塔拉"地名形成的开始。

从赛里木湖出来,车子途径果子沟大桥,便进入了伊犁的地界。

美丽姑娘快来吧,我心已被带走了

请你扬起那马鞭,我们去远方

别了,赛里木湖的月光

发布评论
上一页 1 下一页

我的订单

微信客服

Q Q 客服

微信公众号